top of page

政策帶頭課碳費、碳稅,龍頭企業為何帶供應鏈減碳?



繼歐盟於2022年11月10日通過企業永續報告指令(CSRD),明確規範符合條件的企業應揭露其環境、社會及治理(ESG)資訊於年報、財報。國際永續準則委員會(ISSB)在G20的支持下,也於今年6月26日公布永續揭露準則,這是ESG歷來第一套全球申報標準,最重要的是要求企業在財報所揭露的資訊,必須納入氣候變遷將如何影響業務的風險,藉此防止企業「漂綠」。


由此趨勢可見,企業的ESG報告未來將是專業投資人或投資經理人評估企業投資的重要參考依據,甚至是企業申請融資時重要的徵信資料與授信條件。也許可以這麼說,過去幾十年高揭的「企業社會責任」(CSR)是概念與理想的倡議,ESG則是具體實踐的路徑,而實踐的目標與衡量指標則是永續發展目標(SDGs)。


在台灣,自蔡總統與2021年世界地球日宣示台灣跟進2050淨零排放目標後,整個行政院團隊全面啟動,先後於2022年3月及12月分別公布「臺灣2050淨零排放路徑及策略總說明」及「12項關鍵戰略行動計畫」。

其中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下稱金管會)於2022年3月3日發布「上市櫃公司永續發展路徑圖」,計畫分階段推動全體上市櫃公司於2027年完成溫室氣體盤查,2029年完成溫室氣體盤查之確信,以回應全球永續發展行動與國家淨零排放目標。


目前金管會所推動企業永續發展的行動方案,乃將「引領企業淨零」排在第一順位,意味著是金管會想由其引領企業積極邁向淨零排放,立意很好。


進一步看金管會的細項政策則偏重在上市櫃公司碳盤查與揭露(減碳不可或缺的配套)、建置碳交易平台(輔助、促進的配套)等配套措施,可以發現政府機關以政策引領企業淨零,除直接課徵碳費、碳稅或歐盟的碳關稅與邊境調整機制外,畢竟無法如民間企業自發的積極有效,或藉由關鍵產業、企業龍頭帶頭引領那麼有彈性空間。


自發企業如台達電,一直走在產業最前端,不管是其本身的營運模式或所設計製造銷售的產品,始終秉持節能減碳的理念。龍頭型企業則可以透過採購對供應商提出要求,跨國品牌企業如Apple、Dell、Nike或知名服飾、化妝品牌等過去為了洗刷「血汗產品」污名,表面上還是都了訂定《供應商行為準則》來漂白;現在為了達到本身承諾的淨零,也都積極要求供應商應配合其淨零政策,否則,供應商即有被減單、抽單的風險。


這些跨國品牌大廠可能因本身沒有工廠生產製造的高耗能與高排碳,要達到淨零相對容易,關鍵在於如何要求材料供應商與產品代工廠逐步配合達成其產品的淨零。這部分也是金管會上述配套措施中除強制上市櫃公司應揭露範疇一、二的排放量外,特別提到鼓勵揭露「範疇三」上下游供應鏈的排放資訊的緣由。


台灣除華碩、宏碁外,幾無品牌大廠,但在代工領域如台積電、聯電、友達、群創等等,仍稱得上龍頭企業,對上下游供應鍊有相當大的影響力,如果善用此一影響力,便能有效快速帶領整個供應鏈企業一起邁向淨零,效果一定會比政府部門的鼓勵顯著。


事實上台灣的龍頭企業也早有展現其影響力,如群創採用評比獎勵這種比較軟性的方式來帶領供應商一起改善空污(也會附帶產生減碳效果)外,台積電、友達等產業龍頭也開始要求並輔導供應商一起減碳。


此外,金融業也能透過徵信與授信,引領融資企業積極減碳並邁向淨零。實際上,台灣金融業早已積極投入綠色金融,部分金控甚至已拒絕貸款給褐色企業。


資料來源:今周刊 / 作者為 曾任環保署副署長 詹順貴

11 views0 comments

Comments


bottom of page